Part 123

約伯記第一輪答辯*

王安陽編寫

*全文節錄自和合本與新英譯本聖經

一,約伯舒適的生活[伯1:1-22]

烏斯地有一個人,名叫約伯。那人純全正直,敬畏 神,遠離惡事。他生了七個兒子,三個女兒。他的家產有七千羊,三千駱駝,五百對牛,五百母驢,並有許多僕婢。這人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。他的兒子按着日子,各在自己家裏設擺筵宴,又打發人去請了他們的三個姐妹來,與他們一同吃喝。

筵宴的日子過了,約伯會叫他們來潔淨他們。他清早起來,按着他們眾人的數目獻燔祭。因為他說:也許我兒子犯了罪,心中咒詛 神。約伯常常這樣行。

撒但對約伯的控訴

有一天, 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,撒但也來在其中。耶和華問撒但說:你從那裏來?撒但回答說:我從地上走來走去,往返而來。耶和華問撒但說: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?地上再沒有人像他純全正直,敬畏 神,遠離惡事。

撒但回答耶和華說:約伯敬畏 神豈是無故呢?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,並他一切所有的嗎?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;他的家畜也在地上增多。你且伸手毀打他一切所有的,他必當面咒詛你。耶和華對撒但說:好吧!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,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。

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。約伯困境中仍持正直有一天,約伯的兒女正在他們長兄的家裏吃飯喝酒,有報信的來對約伯說:牛正耕地,驢在旁邊吃草,示巴人忽然闖來,把牲畜擄去,並用刀殺了僕人!惟有我一人逃脫,來報信給你。

 他還說話的時候,又有人來說:神的火從天上降下來,將羣羊和僕人都燒滅了!惟有我一人逃脫,來報信給你。他還說話的時候,又有人來說:迦勒底人分作三隊,忽然闖來,把駱駝擄去,並用刀殺了僕人!惟有我一人逃脫,來報信給你。他還說話的時候,又有人來說:你的兒女正在他們長兄的家裏吃飯喝酒,不料有狂風從曠野颳來,擊打房屋的四角,房屋倒塌在少年人身上,他們就都死了!惟有我一人逃脫,來報信給你。 

約伯便起來,撕裂外袍,剃了頭,伏在地上下拜,說:我赤身出於母胎,也必赤身歸回。賞賜的是耶和華,收取的也是耶和華。耶和華的名應當稱頌的。在這一切的事上,約伯並不犯罪,也不以 神為不當。

二,撒但再次控訴[伯2:1-13]

又有一天, 神的眾子來侍立在耶和華面前,撒但也來在其中。耶和華問撒但說:你從那裏來?

撒但回答說:我從地上走來走去,往返而來。

耶和華問撒但說: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?地上再沒有人像他純全正直,敬畏 神,遠離惡事。你雖激動我無故地毀滅他,他仍然堅守他的純正。

撒但回答耶和華說:人以皮代皮,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。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,他必當面咒詛你。

耶和華對撒但說:好吧!他在你手中,只要存留他的性命。

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,擊打約伯,使他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。約伯就坐在灰燼中,拿瓦片刮身體。他的妻子對他說: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?咒詛 神,死了吧!

約伯卻對她說:你說話像無神的婦人一樣。噯!難道我們只從 神手裏得福,不也受禍嗎?

在這一切的事上,約伯並不以說話犯罪。

約伯三友來看訪

 約伯的三個朋友,提幔人以利法、書亞人比勒達、拿瑪人瑣法,聽說有這一切的災禍臨到他身上,各人就從本處約會同來,為他悲傷,安慰他。他們遠遠地舉目觀這可能是另種散發毒瘡的病症。列出各種病看,認不出他來,就放聲大哭。各人撕裂外袍,把塵土向天揚起來,落在自己的頭上。他們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,一個人也不向他說句話,因為見他極其痛苦。

三,約伯為出生遺憾[伯3:1-26]

 此後,約伯開口咒詛自己的生日,說:願我生的那日,和說『有人懷胎了』的那夜都滅沒!願那日變為黑暗;願 神不從上面眷顧它,願亮光不照於其上!願黑暗和死蔭討取那日,願密雲停在其上,願白天的昏黑恐嚇它!願那夜被幽暗奪取,不連在年中的日子裏,也不入月中的數目!

願那夜沒有生育,其間也沒有歡樂的聲音!願那些咒詛日子、且能惹動水怪的,咒詛它!願那夜黎明的星宿變為黑暗,盼亮卻不亮,也不見早晨的第一線光,因它沒有把我母親的胎門關閉,也沒有將患難從我的眼隱藏!

我為何不出母胎而死?

為何不出母腹就絕氣?

為何有膝接收我?

為何有奶哺養我?

不然,我就早已躺臥安睡,和地上為自己重造荒邱的君王、謀士同睡,或與有金子、銀子裝滿了房屋的王子一同安息。為我不像死胎被埋,與從未見光的嬰兒被葬?

在那裏惡人止息攪擾,困乏人得享安息,被囚的人同得安逸,不聽見督工的聲音。大小都在那裏,奴僕脫離主人的轄制。

盼望死亡來臨

神為何賜光給愁煩的人,賜生命給愁苦的人,給那些切望死,卻不得死,求死,勝於求隱藏的珍寶,那些尋見墳墓就快樂,甚至極其歡喜的人?

人的道路既然遮隱,神又把他四面圍困,為何有光賜給他呢?

我以歎息代替食物,我唉哼的聲音湧出如水。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,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。我不得安逸,不得平靜,也不得安息,卻有患難來到。

四,以利法的指責[伯4:1-21]

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:人若想與你說話,你就厭煩嗎?但誰能忍住不說呢?看哪!你素來教導許多的人,又堅固軟弱的手。你的言語曾扶助那將要跌倒的人,你又使軟弱的膝穩固。但現在禍患臨到你,你就灰心;它擊打你,你便驚惶。你的倚靠,不是在你敬畏 神嗎?你的盼望,不是在你行事純正嗎? 

請你追想:無辜的人有誰滅亡?正直的人在何處剪除?

按我所見,耕罪孽、耘毒害的,都收割所種的。神一出氣,他們就滅亡;神一發怒,他們就消沒。獅子的吼叫和猛獅的聲音盡都止息,猛獅因缺食而死,母獅之子也都離散。

不虔誠的怨言使 神忿怒

有話暗暗地傳給我,我耳朵聽到細語。在夜間令人困擾的夢中,世人沉睡的時候,恐懼、戰兢臨到我,驚惶使我百骨打戰。有氣息從我面前經過,使我身上的毫毛直立。它停住,我卻不能辨其形狀;有影像在我眼前,

我聽見喃喃的聲音:人在 神面前是公義的嗎?

神若不信他的臣僕,並且指他的天使為愚昧,何況那住在土房,根基在塵土,被壓碎如蠹蟲的人呢?

他們早晚之間就被毀滅,永歸無有,無人理會。他們的財富豈不被拿走?他們死,卻是未得智慧而死。

五,惡人得禍義人受懲[伯5:1-27]

你且呼求!有誰答應你?

諸聖者之中,你轉向那一位呢?

因為忿怒害死愚妄人,嫉妒殺死痴迷人。我曾見愚妄人扎下根,但我忽然咒詛他的住處。他的兒女遠離穩妥的地步,在城門口被壓碎,並無人搭救。

他的莊稼有飢餓的人吃盡了,就是在荊棘裏的也搶去了,禍患原不是從土中出來,患難也不是從地裏發生。人生在世必遇患難,如同火星飛騰。

尋求 神的得福份

至於我,我必仰望 神,把我的事情託付他。他行事大而不可測度,行奇事不可勝數;降雨在地上,賜水於田裏;將卑微的安置在高處,將哀痛的舉到穩妥之地;破壞狡猾人的計謀,使他們所謀的不得成就。他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詭計,使狡詐人的計謀速速滅亡。

他們白晝遇見黑暗,午間摸索如在夜間。神拯救窮乏人脫離他們口中的刀,脫離強暴人的手。這樣,貧寒的人有指望,罪孽之輩必塞口無言。 神所懲治的人是有福的,因為他打傷,卻又纏裹;他擊傷,又親手醫治。

你六次遭難,他必救你;就是七次,災禍也無法害你。在饑荒中,他必救你脫離死亡;在爭戰中,他必救你脫離刀劍的權力。

你必被隱藏,不受口舌之害,災殃臨到,你也不懼怕。你遇見災害饑饉,以笑面對;地上的野獸,你也不懼怕。

因為你必與田間的石頭立約;田裏的野獸也必與你和好。你必知道你帳棚平安,也必知道你的後裔繁衍,你的子孫像地上的青草。你必壽高年邁才歸墳墓,好像禾捆到時令收藏。這理我們已經考察,本是如此。你須要聽,知道就是與自己有益。

六,約伯回答以利法[伯6:1-30]

約伯回答說:惟願我的煩惱能稱一稱,我一切的災害放在天平裏!現今都比海沙更重,所以我的言語急躁。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,其毒,我的靈喝盡了;神的驚嚇擺陣攻擊我。

怨言是受苦的反應

野驢有草豈會叫喚?

牛有料豈會吼叫?

物淡而無鹽豈可吃嗎?

蛋青有甚麼滋味呢?

看為可厭的食物,我心不肯挨近。

求死之言

惟願我得着所求的,願 神賜我所切望的!就是願 神把我壓碎,放手將我剪除。因我沒有隱藏那聖者的言語,就仍以此為安慰,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踊躍。

我有甚麼氣力使我等候?

我有甚麼結局使我忍耐?

我的氣力豈是石頭的氣力?

我的肉身豈是銅的呢?

在我豈不是毫無幫助嗎?

智慧豈不是從我心中趕出淨盡嗎?

令人失望的朋友

絕望的人,他的朋友當以慈愛待他,縱使他已離棄對全能者的敬畏。我的弟兄詭詐,好像季節性的溪水,又像溪水流乾的河道。這河,因結冰發黑,有雪蓋在其上。天氣烤熱,它們乾涸;日頭炎熱,便從原處消化。

結伴的客旅離棄大道,進到荒野之地死亡。提瑪結伴的客旅瞻望溪河,示巴同夥的人等候它們。他們因失了盼望就抱愧,來到那裏便蒙羞。現在你們正是這樣,看見驚嚇的事便懼怕。

朋友的顧慮

我豈說,請你們供給我,從你們的財物中送禮物給我?

豈說,拯救我脫離敵人的手,救贖我脫離強暴人的手嗎?

找不出罪過

請你們教導我,我不會作聲,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錯。正直的言語力量何其大!

但你們責備,是責備甚麼呢?

絕望人的講論既然如風,你們還想要駁正言語嗎?

你們想為孤兒拈鬮,另外的解答「現在請你們看看我,我決不當面說謊;請你們轉意,不要不公請再轉意,因我公義仍存在!

我的舌上,豈有不義嗎?

我的口裏,豈不辨奸惡嗎?

七,人生的短暫[伯7:1-21]

人在世上豈無勞役嗎?

他的日子不像雇工人的日子嗎?

像奴僕切慕暮影,又像雇工人盼望工價;這樣,我也承受了空虛的日月,夜間的憂傷為我而定。

我躺臥的時候便說:我何時起來?

然而,黑夜漫漫,我盡是反來覆去,直到天亮。

我的肉體蟲子和疥癬為衣,我的皮膚裂開潰膿。我的日子比梭更快,都消耗在無指望之中。求你想念,我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,我的眼睛必不再見福樂。觀看我的人,他的眼必不再見我,

你的眼目尋找我,我卻不在了。雲彩消散而過,照樣,人下陰間也不再上來。他不再回自己的家,故土也不再認識他。

約伯對 神抗議

故此,我不禁止我口;我靈愁苦,要發出言語;我心苦惱,要吐露哀情。我豈是洋海,豈是大魚,你竟防守我呢?

我若說「我的床必安慰我,我的榻必減輕我的苦情」;你就用夢驚駭我,用異象驚嚇我。

甚至我寧窒息而死,勝似留我這生命。我厭棄性命,不願永活!人的微小人算甚麼,你竟看他為大,將他放在心上;每早鑒察他,時刻試驗他?

你到何時才轉眼不看我,才任憑我咽下唾沫呢? 

鑒察人的主啊,我若有罪,於你何妨?

為何以我當你的箭靶子,我是否成了你的負擔?

為何不赦免我的過犯,除掉我的罪孽?

我現今要躺臥在塵土中,你要殷勤地尋找我,我卻不在了。

八,比勒達初次發言[伯8:1-22]

 書亞人比勒達回答說:這些話你要說到幾時呢?

你口中的言如狂風。神豈能扭曲公平?

全能者豈能屈枉公義?

或者你的兒女得罪了他,他使他們受罪的報應。你若殷勤地尋求 神,向全能者懇求;你若變為純全正直,他必定為你起來,

使你公義的居所興旺。你起初雖然微小,終久必甚發達。請你考問前代,追念他們列祖所查究的。我們不過從昨日才有,一無所知,我們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兒。

他們豈不指教你、告訴你從心裏發出言語來呢?

蒲草沒有泥豈能發長?

蘆荻沒有水豈能生發?

尚青的時候,還沒有割下,比百樣的草先枯稿;凡忘記 神的人,景況也是這樣。他所仰賴的必折斷,他所倚靠的是蜘蛛網。

他要倚靠房屋,房屋卻站立不住;他要抓住房屋,房屋卻不能存留。他在日光之下發青,蔓子爬滿了園子。

 他的根盤繞石堆,扎入石地。他若從本地被拔出,那地就不認他說:我從未見過你!

看哪!這就是他道中之樂,以後必另有人從地而生。

看哪! 神必不丟棄完全人,也不扶助邪惡人。他還要以喜笑充滿你的口,恨惡你的要披戴慚愧;惡人的帳棚,必歸於無有。

九,約伯回答比勒達[伯9:1-35]

約伯回答說:我真知道是這樣。但人在 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?

人若願意與他爭辯,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。他心裏有智慧,且大有能力誰向 神剛硬而得亨通呢?

他發怒,把山翻倒挪移,山並不知覺。他使地震動,離其本位,

他吩咐日頭不出來,就不出來;又封閉眾星;他獨自鋪張蒼天,步行在海浪之上。他造北斗、參星、昴星,並南方的星宿。他行大事,不可測度,行奇事,不可勝數。他從我旁邊經過,我卻不看見;他在我面前行走,我倒不知覺。他奪取,誰能阻擋?

誰敢問他:你做甚麼?

神必不止住他的怒氣;扶助拉哈伯屈身在他以下。不能面對審判的 神既是這樣,我怎敢回答他,怎敢選擇言語與他辯論呢? 

我雖無罪,也不能回答他;只要向那審判我的懇求。我若呼求,他應允我;我仍不信他真聽我的聲音。他用暴風折斷我,無故地加增我的損傷。我就是喘一口氣,他都不容,倒使我滿心苦惱。若論力量他真有能力;若論審判,他說:誰能將我傳來呢?

我雖清白,我口要定我為有罪;我雖完全,我口必顯我為彎曲。

我本完全,不顧自己,我厭惡我的性命。

控訴 神是非不分

善惡無分,都是一樣!

所以我說:完全人和罪人,他都滅絕。若忽然遭殺害之禍,他必戲笑無辜的人遇難。若一地交在惡人手中,蒙蔽審判官的臉,若不是他是誰呢?

再發怨言

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,急速過去,不見福樂。我的日子過去如快船,如急落抓食的鷹。我若說:我要忘記我的哀情,除去我的愁容,心中暢快。我怕我的苦難,因知道你必不以我為無辜。我必被你定為有罪,我何必徒然勞苦呢? 

我若用雪水洗身,用鹼潔淨我的手,你還要扔我在坑裏裏,我的衣服都憎惡我。他本不像我是人,使我可以回答他,又使我們可以同聽審判。我們中間沒有聽訟的人,可以向我們兩造按手,能把他的杖離開我,不使驚惶威嚇我。我就說話,也不懼怕他,現在我卻不是那樣。

十,向 神求啟示[伯10:1-22] 

我厭煩我的性命,必由着自己述說我的哀情,因心裏苦惱,我要說話。我對 神說:不要定我有罪,要指示我,你為何與我爭辯。你手所造的,你又欺壓,又藐視,神的動機你的眼豈是肉眼,你查看豈像人查看嗎?

你的日子豈像人的日子,你的年歳豈像人的年歳,就追問我的罪孽,尋察我的罪過嗎?

雖然你知道我沒有罪,也知道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。神的作為互相矛盾你的手塑我造我,現在卻要完全毀滅我。求你記念,製造我如摶泥一般;你還要使我歸於塵土嗎?

你不是倒出我來好像奶,使我凝結如同奶餅嗎?

你以皮和肉為衣給我穿上,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,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。然而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裏,我知道你久有此意。

我若犯罪,你就察看我,不會赦免我的罪孽。我若行惡,便有了禍;我若無罪,也不敢抬頭,正是滿心羞愧,眼見我的苦情。

我若昂首自得,你就追捕我如獅子;又在我身上顯出奇能。你重立見證攻擊我,向我加增惱怒,如軍兵更換着攻擊我。

請求解脫

 你為何使我出母胎呢?

不如我當時氣絕,無人得見我。這樣,就如沒有我一般,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墳墓。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嗎?

求你停手寬容我,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,就是往黑暗和死蔭之地以先,可以稍得暢快;那地甚是幽暗,是死蔭混沌之地,那裏的光好像幽暗。

十一,瑣法初次發言[伯11:1-20]

拿瑪人瑣法回答說:

這許多的言語豈不該回答嗎?

多嘴多舌的人豈可稱為義嗎?

你誇大的話,豈能使人不作聲嗎?

你戲笑的時候,豈沒有人叫你害羞嗎?

你說:我的道理純全,我在你眼前潔淨。惟願 神說話,願他開口攻擊你,並將智慧的奧秘指示你;因為真的智慧有兩面,

所以當知道: 神追討你,比你罪孽該得的還少。

你考察,就能測透 神嗎?

你豈能盡情測透全能者嗎?

他的智慧高於天,你還能做甚麼?

深於陰間,你還能知道甚麼?

其量,比地長,比海寬。他若經過,將人拘禁,招人受審,誰能阻擋他呢?

他本知道虛妄的人;他見到邪惡,難道不鑒察?

虛妄的人要得智慧,就像野驢駒子生下為人。你若將心安正,

又向他舉手,你手裏若有罪孽,就當遠遠地除掉,也不容非義住在你帳棚之中。那時你必仰起臉來,毫無斑點;你也必堅固,無所懼怕。你必忘記你的苦楚,就是想起也如流過去的水一樣。

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;雖有黑暗,仍像早晨。你因有指望,就必穩固;你必受保護,坦然安息。你躺臥無人驚嚇,且有許多人向你求恩。但惡人的眼目必要失明,他們無路可逃,他們的指望就是氣絕。

十二,約伯回答瑣法[伯12:1-25]

 約伯回答說:你們真是子民,你們死亡,智慧也就滅沒了。但我也有聰明,與你們一樣,並非不及你們。你們所說的,誰不知道呢?

我這求告 神,蒙他應允的人,竟成了朋友所譏笑的;

公義完全人,竟受了人的譏笑!

安逸的人心裏藐視災禍,這災禍常常等待滑腳的人。但強盜的帳棚興旺,惹 神的人穩固,他們的 神在自己的手中。

論 神智慧的知識

你且問走獸,走獸必指教你;又問空中的飛鳥,飛鳥必告訴你;

或與地說話,地必指教你;海中的魚也必向你說明。看這一切,誰不知道是耶和華的手做成的呢?

凡活物的生命和人類的氣息,都在他手中。耳朵豈不試驗言語,正如舌頭嘗食物嗎?

年老的有智慧;壽高的有知識。在 神有智慧和能力,他有謀略和知識。他拆毀的,就不能再建造;他捆住人,便不得開釋。

他把水留住,水便枯乾;他再發出水來,水就翻地。在他有能力和智慧,被誘惑的與誘惑人的都是屬他。

他把謀士剝衣擄去,又使審判官變成愚人。他放鬆君王的綁,

又用帶子捆他們的腰。他把祭司剝衣擄去,又使有能的人傾敗。

他廢去忠信人的講論,又奪去老人的聰明。他使君王蒙羞被辱,

放鬆有力之人的腰帶。他將深奧的事從黑暗中彰顯,使死蔭顯為光明。

他使邦國興旺而又毀滅;他使邦國開廣而又擄去。他將地上民中首領的聰明奪去,使他們在荒廢無路之地漂流。他們無光,在黑暗中摸索,又使他們東倒西歪,像醉酒的人一樣。

十三,約伯向 神申訴[伯13:1-28]

 這一切我眼都見過,我耳都聽過,而且明白。你們所知道的,我也知道,並非不及你們。我真要對全能者說話,我願與 神理論。你們是編造謊言的,都是無用的醫生。惟願你們全然不作聲,這就算為你們的智慧。請你們聽我的辯論,留心聽我口中的分訴。

你們要為 神說不義的話嗎?

為他說詭詐的言語嗎?

你們要為 神徇情嗎?

要為他爭論嗎?

他查出你們來,這豈是好嗎?

人欺哄人,你們也要照樣欺哄他嗎?

你們暗中徇情,他必責備你們。他的尊榮豈不叫你們懼怕嗎?

他的驚嚇,豈不臨到你們嗎?

你們以為可記念的箴言,是爐灰的箴言,你們以為可靠的堅壘,是淤泥的堅壘!你們不要作聲,任憑我吧!讓我說話,無論如何我都承當。我何必把我的肉掛在牙上,將我的命放在手中?

他若殺我,我對他仍有指望,然而我在他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。這要成為我的拯救,因為不虔誠的人不得到他面前。

你們要細聽我的言語,使我所辯論的入你們的耳中。看!我已備妥我的案;知道自己有義。有誰與我爭論?

若有,我就緘默不言,氣絕而亡。神啊!惟有兩件不要向我施行,我就不躲開你的面:就是把你的手縮回,遠離我身,又不使你的驚惶威嚇我。 

這樣,你呼叫,我就回答;或是讓我說話,你回答我。我的罪孽和罪過有多少呢?

求你叫我知道我的過犯與罪愆。你為何掩面,拿我當仇敵呢?

你要驚動被風吹的葉子嗎?

要追趕枯乾的碎秸嗎?

你記錄罪狀刑罰我,又使我擔當幼年的罪孽。你把我的腳上了木狗,並細察我一切的道路;為我的腳掌劃定界限。我已經像滅絕的爛物,像蟲蛀的衣裳。

十四,生命的短暫[伯14:1-22]

人為婦人所生,日子短少,多有愁煩。他出來如花,後又枯萎;

他飛去如影,不能存留。這樣的人你豈睜眼看他嗎?

又叫我來受審嗎?

誰能使潔淨之物出於污穢之中呢?

無論誰也不能!

人的日子既然限定,他的月數在你那裏;你也派定他的界限,使他不能越過;便求你轉眼不看他,使他得歇息,直等他像雇工人完畢他的日子。

人生必死

樹若被砍下,還可指望發芽,嫩枝生長不息。其根雖然衰老在地裏,幹也死在土中;及至得了水氣,還要發芽,又長枝條,像新栽的樹一樣。但人死亡而消滅;他氣絕,竟在何處呢?

海中的水絕盡,江河流盡乾涸;人也是如此,躺下不再起來;

等到天沒有了,仍不得復醒,也不得從睡中喚醒。

再生的可能

惟願你把我藏在陰間,存於隱密處,等你的忿怒過去!

願你為我定了日期記念我。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?

我要在我一切爭戰的日子中等待,直到釋放的時候來到。

你呼叫,我便回答;你手所作的,你必渴慕。

現今的景況

但如今你數點我的腳步,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,也縫嚴了我的罪孽。山崩變為無有,磐石挪開原處,水流消磨石頭,所流溢的,洗去地上的塵土;你也照樣滅絕人的指望。你最終勝過了人,使他去世;你改變他的容貌,叫他往而不回。他兒子得尊榮,他也不知道;降為卑,他也不覺得,但知身上疼痛,心中悲哀。

十五,思考問題

1,約伯家庭受到苦難,如何看待此事?

2,第一輪番辯論以利法責備之言,如何看待此事?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