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rt 176

使徒行傳之三耶路撒冷大會*

王安陽編寫

*全文節錄自和合本與新英譯本聖經

一,耶路撒冷的會議[徒15:1-41]

有幾個人從猶太下來,教訓弟兄們說:你們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,就不能得救。

保羅和巴拿巴與他們大大的爭辯,教會就差派保羅和巴拿巴,並本會中幾個人,為所辯論的上耶路撒冷去見使徒和長老。 

於是教會送他們起行;他們經過腓尼基和撒瑪利亞,詳述外邦人歸主的事,使眾弟兄都甚歡喜。到了耶路撒冷,教會和使徒並長老都接待他們,他們就報告 神同他們所行的一切事。

惟有幾個信徒是法利賽教門的人,起來說:必須給外邦人行割禮,並吩咐他們遵守摩西的律法。

使徒和長老聚會商議這事。辯論已經多了,彼得就起來說:諸位弟兄!你們知道早些時候 神在你們中間揀選了我,叫外邦人從我得聽福音之道,得以相信。

知道人心的 神也向他們作了見證,就是賜聖靈給他們,正如給我們一樣;又藉着信潔淨了他們的心,並不分他們我們。現在為甚麼考驗 神,要把我們祖宗和我們所不能負的軛,放在門徒的頸項上呢?相反的,我們相信我們得救是藉着主耶穌的恩典,和他們一樣。

 眾人都默默無聲,聽巴拿巴和保羅述說 神藉他們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蹟奇事。

他們說完了,雅各就說:諸位弟兄!請聽我的話。方才西門解釋 神當初怎樣眷顧外邦人,從他們中間選人歸於自己的名下。

眾先知的話也與這意思吻合;正如經上所寫的:『此後我要回來,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,把那破壞的,重新修造建立起來;叫其餘的人,就是凡召來歸我的外邦人,可以尋求主。』

這話是從創世以來,顯明這些事的主說的。所以我的結論是不可難為那歸服 神的外邦人,只要寫信吩咐他們禁戒偶像污穢過的、姦淫、勒死的牲畜,和血,因為自古以來,摩西的書在每城有人傳講,逢安息日在會堂裏誦讀。

然後,使徒和長老並全教會,決定從他們中間揀選人,差他們和保羅、巴拿巴,同往安提阿去;所揀選的,就是稱呼巴撒巴的猶大西拉,這兩個人在弟兄中是作首領的。

於是寫信交付他們,內中說:使徒和作長老的弟兄們,問安提阿、敍利亞、基利家眾外邦弟兄姐妹的安!我們聽說有幾個人從我們這裏出去,說了攪擾你們、困惑你們心的話,其實不是我們的吩咐。所以我們一致決定揀選幾個人,差他們同我們所親愛的巴拿巴和保羅往你們那裏去;這二人是為我主耶穌基督的名冒過生命危險的。

因此我們差了猶大和西拉,要親口訴說這些事;因為聖靈和我們定意不將加重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,除了幾件必須的規條:就是禁戒祭偶像的肉,和血,並勒死的牲畜,和姦淫;這幾件你們若能禁戒不犯,就一切都好;願你們平安!

他們既受差遣,就下安提阿去,聚齊眾人,交付書信。眾人誦讀後,因為信上勉勵的話,就歡喜了。猶大和西拉也是先知,就用長篇的話勸勉堅固了弟兄。住了些日子,弟兄們就打發他們平平安安的回到差遣他們的人那裏去。

但保羅和巴拿巴仍留在安提阿,(和許多別人)一同教導,傳主的道。

保羅和巴拿巴分道揚鑣

 過了些日子,保羅對巴拿巴說:讓我們回到從前宣傳主道的各城,看望弟兄們景況如何。

巴拿巴有意要帶稱呼馬可的約翰同去,但因為馬可從前在旁非利亞離開他們,不和他們同去作工,保羅就堅持不可帶他去。 

於是二人起了尖銳的爭論,就彼此分開。巴拿巴帶着馬可坐船往塞浦路斯去;保羅揀選了西拉,也出去,蒙弟兄姐妹們把他交託主的恩中。他就走遍敍利亞、基利家,堅固眾教會。

二,提摩太加入保羅、西拉隊伍[徒16:1-40]

 保羅來到特庇,又到路司得。在那裏有一個門徒名叫提摩太,是信主之猶太婦人的兒子,他父親卻是希臘人。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讚他。保羅要帶他同去,只因那些地方的猶太人都知道他父親是希臘人,就給他行了割禮。

他們經過各城,把耶路撒冷使徒和長老所定的條規交給外邦信徒遵守。於是眾教會信念越發堅固,人數天天加增。

保羅見馬其頓人的異象

聖靈既然攔阻他們在亞西亞省傳道,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。到了每西亞,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,耶穌的靈卻不許;他們就越過每西亞,下到特羅亞去。

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:有一個馬其頓人站着求他說:請你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!

保羅既看見這異象,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,認定 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裏的人聽。

到達腓立比

 於是從特羅亞開船,直航到撒摩特喇,第二天到了尼亞波利,再從那裏來到腓立比,就是馬其頓那一區的主要城市,也是羅馬的殖民地。我們在這城裏住了一些日子;當安息日,我們出城門,到了河邊,認為那裏會是一個禱告的地方,我們就坐下對那聚會的婦女講道。

有一個賣紫色布疋的婦人,名叫呂底亞,是推雅推喇城的人,素來敬畏 神;她聽見了,主開導了她的心,她就回應了保羅所傳講的話。她和她一家既領了洗,便求我們說:你們若認為我是主內信徒,請到我家裏來住。她說服了我們。

保羅和西拉被囚

 後來,我們往那禱告的地方去,在路上遇見一個使女,她被邪靈所附,能施法術算命,使她主人們大得財利。

她隨着保羅和我們的身後,喊着說:這些人是至高 神的僕人,對你們傳講救恩的道。

她一連多日這樣喊叫,保羅心中厭煩,就轉身對那靈說:我奉耶穌基督的名,吩咐你從她身上出來!

那靈立刻就出來了。

使女的主人們見得利的指望沒有了,便揪住保羅和西拉,拉他們到街市上去見官長;又在官長面前說:這些人鬧得滿城風雨,他們是猶太人,竟主張我們羅馬人所不能受、不准行的規矩。 

眾人就羣起攻擊他們,官長吩咐剝了他們的衣裳,又吩咐用棍打。重重打了以後,便將他們下在監裏,囑咐獄卒嚴緊看守。獄卒領了這樣的命,就把他們下在內監裏,兩腳上了枷。 

約在半夜,保羅和西拉禱告和唱詩讚美 神,眾囚犯也側耳而聽。忽然地大震動,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。監門立刻全開,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。獄卒醒來,看見監門全開,以為囚犯已經逃走,就拔刀要自殺

保羅大聲呼叫說:不要傷害自己,我們都在這裏!

獄卒叫人拿燈來,就衝進去,戰戰兢兢的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。後又領他們出來,說:二位先生,我必須怎樣行才可以得救?

他們說:必須信主耶穌,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。

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。

當夜,就在那時候,獄卒把他們帶去洗傷;他和全家都立時都受了洗。於是獄卒領他們上自己家裏去,給他們擺上飯。因為他和全家都信了 神,他就十分喜樂。

到了天亮,官長打發警衛來說:釋放那兩個人。

獄卒就把這話告訴保羅說:官長下令釋放你們。如今可以出監,平平安安的去吧!

保羅卻對警衛說:我們是羅馬公民,他們沒有經過審訊就當眾打了我們,又把我們下在監裏;現在卻要偷偷打發我們出去嗎?絕對不行!叫他們自己來護送我們出去!

警衛把這話回稟官長;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公民,就害怕了。於是來向他們道歉,領他們出來後,再三請他們離開那城。

二人出了監,就往呂底亞家裏去。看見了弟兄們,勉勵他們一番,然後就走了。

三,保羅和西拉在帖撒羅尼迦[徒17:1-34]

保羅和西拉,經過暗妃波里和亞波羅尼亞,來到帖撒羅尼迦,在那裏有一間猶太人的會堂。 保羅照他素常的習慣進去,一連三個安息日,本着聖經向他們分解,解釋引證基督必須受害,從死裏復活;說:我所傳與你們的這位耶穌,就是基督。

他們中間有些人聽了勸,就聽從了保羅和西拉;並有許多虔敬的希臘人,尊貴的婦女也不少。

但猶太人裏嫉妒,招聚了些市井匪類,搭夥成羣,煽動合城的人。他們闖進耶孫的家,要將保羅西拉帶去聚集處。

既找不着他們,就把耶孫和幾個弟兄拉到地方官那裏,喊叫說:那攪亂天下的,也到這裏來了,耶孫收留了他們!這些人都違背凱撒的命令,說另有一個王耶穌。

眾人和地方官聽見這話,都大惑不解。於是取了耶孫和其他人的保金,就釋放了他們。

保羅和西拉在庇哩亞

弟兄們隨即在夜間打發保羅和西拉往庇哩亞去。二人到了,就進入猶太人的會堂。這地方的人比帖撒羅尼迦人開明,甘心領受這道,天天考查聖經,要曉得這些事是否真確。

所以他們中間多有相信的,並又有不少尊貴的希臘男女。但當帖撒羅尼迦的猶太人知道保羅又在庇哩亞傳 神的道,也就往那裏去,煽動攪擾眾人。

當時弟兄們便打發保羅往海岸去,西拉和提摩太卻仍留在庇哩亞。送保羅的人陪他到了雅典,既領了保羅的命叫西拉和提摩太速速到他這裏來,就回去了。

保羅在雅典

保羅在雅典等候他們的時候,看見滿城都是偶像,就心裏難過。於是在會堂裏,與猶太人,和敬畏 神的外邦人,並每日在市上所遇見的人分解。

還有伊壁鳩魯斯多亞兩門的學士與他談論,有的說:這胡言亂語的要說甚麼?

有的說:他似乎是傳說外邦鬼神的。

(他們說這話是因保羅傳講耶穌與復活的道。)

他們就把保羅帶到亞略巴古,說:你所講的這新道理,我們也可以知道嗎?因為你帶來一些奇怪的事,傳到我們耳中,我們願意知道這是甚麼意思。

(雅典人和住那裏的旅客,都不顧別事,只將新聞說說聽聽。)

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,說:眾位雅典人哪!我看你們很熱心宗教。當我四處走動的時候,觀察你們所敬拜的,看見一座壇,上面刻着「未識之神」。

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,就是我現在要告訴你們的。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 神,既是天地的主,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,也不用人手服事,好像缺少甚麼;自己倒將生命、氣息、萬物,賜給萬人。

他從一人造出萬族的人,遍住全地,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;要叫他們尋求 神,或者可以摸索而得,其實他離我們各人不遠;因為我們生活、行動、存在,都在乎他;就如你們的詩人說:『我們也是他的後裔。』

我們既是 神的後裔,就不當以為 神的神性能用手藝和心思所雕刻的金、銀、石來形容。因此世人蒙昧無知的時候, 神當作不看見,如今卻吩咐所有的人都要悔改。

因為他已經定了一日,要藉着他所設立的人,按公義審判天下;他也曾叫他從死裏復活,給萬人作憑據。

當眾人聽見死裏復活的話,就有譏誚他的;也有人說:我們要再聽你講這個。

於是保羅離開了亞略巴古。但有幾個人附從他,信了主;其中有亞略巴古的會員狄尼修、一個名叫大馬哩的婦人,還有其他人一同信從。

四,保羅在哥林多[徒18:1-28]

這些事以後,保羅離了雅典前往哥林多。他在那裏遇見一個猶太人,名叫亞居拉,是本都人氏。因為革老丟命令猶太人都離開羅馬,就帶着妻百基拉最近從義大利來到。

保羅就找到了他們;又因保羅與他們同業(都是製造帳棚的),就和他們同住同工。每逢安息日,保羅在會堂裏講論,想勸化猶太人和希臘人。及至西拉和提摩太從馬其頓來到,保羅就全心迫切傳道,向猶太人力證耶穌是基督。

他們既抗拒、毀謗他,保羅就抖着衣裳抗議說:你們的血歸到你們自己頭上!我是無罪的!從今以後,我要往外邦人那裏去!

 於是離開那裏,到了一個人的家中,這人名叫提多猶士都,是敬拜 神的外邦人,他的家在會堂隔壁。管會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了主;還有許多哥林多人聽了,都相信受洗。

夜間主在異象中,對保羅說:不要怕,只管講,不要閉口;有我與你同在,必沒有人下手傷害你;因為在這城裏,我有許多的百姓。

於是保羅在那裏住了一年零六個月,將 神的道教導他們。

保羅被帶到迦流面前

到迦流作亞該亞方伯的時候,猶太人同心起來攻擊保羅,拉他到審判席前,說:這個人煽動人不按着律法敬拜 神!

保羅剛要開口,迦流就對猶太人說:如果是為冤枉或奸惡的事,我理當受理;但所爭論的,若是關乎言語、名目,和你們的律法,你們猶太人自己去辦吧!我不會為這些事作裁判

然後將他們趕離審判席。眾人便揪住管會堂的所提尼,在審判席前打他。這些事迦流都一概不理。

保羅返回安提阿

保羅在哥林多又住了多日,就辭別了弟兄,坐船往敍利亞去,百基拉與亞居拉也和他同去。他因許過願,就在堅革哩剃了頭。到了以弗所,保羅就把百基拉與亞居拉留在那裏,自己進了會堂和猶太人講論。

及至他們請他多住些日子,他卻不同意;就辭別他們說: 神若許我,我還要回到你們這裏。

於是開船離了以弗所,在該撒利亞下了船,就上耶路撒冷去問教會安,隨後下安提阿去。

住了些日子,他又離開那裏,挨次經過加拉太弗呂家地方,堅固眾門徒。

亞波羅開始傳道

 有一個猶太人來到以弗所,他名叫亞波羅,生在亞力山太,是有口才的,很能講解聖經的人。這人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導,滿腔熱誠,將耶穌的事正確的講論教導人。

雖然他只曉得約翰的洗禮,他在會堂裏放膽講道,百基拉和亞居拉聽見了,就請他到一邊,將 神的道更正確的向他講解。

 當亞波羅想要往亞該亞去,弟兄們就勉勵他,並寫信請門徒接待他。他到了那裏,就多多幫助了那蒙恩信主的人;因為他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,極力駁倒猶太人,引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。

五,在以弗所施洗約翰的門徒[徒19:1-41]

亞波羅在哥林多的時候,保羅取道內港一帶地方來到以弗所。他在那裏遇見幾個門徒;問他們說:你們信的時候,受了聖靈沒有?

他們回答說:沒有,也未曾聽見過有一位聖靈。

保羅說:這樣,你們受的是甚麼洗呢?

他們說:是約翰的洗。

保羅說:約翰所施的是悔改的洗,告訴人當信那在他以後要來的,就是那穌。

他們聽見這話,就奉主耶穌的名受了洗。

當保羅按手在他們身上,聖靈便臨到他們;他們就說方言,又說預言。(當時一共約有十二個人。)

保羅繼續在以弗所傳道

於是保羅進了會堂,放膽講道,一連三個月講論 神國的事,勸化眾人。後來因為有些人心裏剛硬不信,在會眾面前毀謗這道,保羅就離開他們,也將門徒帶走,在推喇奴的學堂天天講論。這樣有兩年之久,叫一切住在亞西亞省的,無論是猶太人,是希臘人,都聽見了主的道。

士基瓦的七個兒子 

神藉保羅的手行了些非常的神蹟;甚至有人將接觸過保羅的手巾或圍裙放在病人身上,病就退了,邪靈也出去了。但也有幾個週遊各處,念咒趕鬼的猶太人,擅自用主耶穌的名,向被邪靈所附的人說: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,命令你們出來。

(作這事的,有猶太大祭司士基瓦的七個兒子。)

邪靈回答說:耶穌我知道,保羅我也熟識,你們卻是誰呢?

那被邪靈所附的人就跳在他們身上,制伏了他們。他們受了傷,就赤着身子從那房子裏逃出去了。

 凡住在以弗所的,無論是猶太人,是希臘人,知道了這事,就都懼伯,主耶穌的名也就大受尊崇了。多有信了的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。許多平素行魔術的,把書拿來當眾堆積焚燒。他們計算書價,便知道共值五萬銀元。這樣,主的道就大大興旺而且得勝7。

以弗所的騷亂

這些事完了,保羅決定經過馬其頓和亞該亞去耶路撒冷。

他說:我到了那裏,一定要看看羅馬。

於是他從助手中打發提摩太和以拉都二人往馬其頓去,自己暫時留在亞西亞省。

那時,因為這道發生了很大的動亂。

有一個銀匠,名叫底米丟,是製造亞底米銀神龕的,帶動了手藝人生意發達。

他召集了手藝人和同業的人說:各位!你們知道我們倚靠這生意發財。這保羅不但在以弗所,也幾乎在亞西亞全地,說人手所作的完全不是神,說服了許多人,趕走了許多顧客,這是你們所看見所聽見的。

這樣,不獨我們這行業,被人評擊,就是大女神亞底米的廟也要被人輕看,在亞西亞全地,甚至普天下,對大女神的敬拜都要失去光彩了。

眾人聽見,就怒氣填胸,喊着說:大哉!以弗所人的亞底米啊! 

全城陷入混亂狀態,眾人拿住與保羅同行的馬其頓人該猶和亞里達古,齊心把他們擁進劇場裏去。保羅想要進去參加羣眾大會,門徒卻不許他去。甚至該省的幾位顯要人物,是保羅的朋友也打發人來,勸他不要冒險到劇場裏去。

聚集的羣眾,紛紛亂亂,有喊叫這個的,有喊叫那個的,大半不知道是為了甚麼聚集。有人以為是有關亞力山大的事,因為猶太人推他到前面。亞力山大就擺手,要當眾分訴;當他們認出他是猶太人,就大家同聲喊着說:大哉!以弗所人亞底米啊!如此約有兩小時。

那城裏的書記,安定了眾人,就說:以弗所人哪!誰不知道以弗所城看守大亞底米的廟和那從天上落下來的像呢? 這既是駁不倒的事實,你們就當安靜,不可莽動。

你們把這些人帶來,他們並沒有偷竊廟中之物,也沒有毀謗我們的女神。若是底米丟和他同業的人要提控訴,自有庭訊的日子,也有方伯在場,可以彼此對質。你們若有其他的事,也應該在合法的集會中斷定。

今日的擾亂,本是無緣無故,被查問時也無法解釋,我們難免要承受暴動的罪名。說了這話,便叫眾人散去。

六,保羅經馬其頓前往希臘[徒20:1-38]

動亂平息之後,保羅請門徒來,勸勉了他們,就辭別起行,往馬其頓去。走遍了那一帶地方,用許多話勸勉信徒,然後來到希臘,在那裏住了三個月。正要坐船往敍利亞去,因為知道猶太人設計要害他,他決定經馬其頓回去。

同他到亞西亞省去的,有庇哩亞人畢羅斯的兒子所巴特、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和西公都、特庇人該猶,並提摩太,又有亞西亞省人推基古和特羅非摩。這些人先走,在特羅亞等候我們。

過了除酵節的日子,我們從腓立比開船,五天內到了特羅亞和他們相會,在那裏住了七天。七日的第一日,我們聚會擘餅的時候,保羅開始講論;因他想次日離開,就直講到半夜。

(我們聚會的那座樓上有好些燈燭。)

有一個少年人,名叫猶推古,坐在窗臺上;當保羅講了多時,他就睡着了;少年人既沉睡,就從三層樓上掉了下去;扶起他的時候,已經死了。

但保羅下去,伏在他身上,摟着他,說:你們不要驚惶,他還活着!

然後保羅返回樓上,擘餅,吃了,繼續談論許久,直到天亮,這才走了。他們把那童子活活的領回家,大得安慰。

保羅乘船到米利都 

我們上船先開往亞朔去,要在那裏接保羅;因為他是這樣安排的,他自己打算要步行。既在亞朔相會,我們就接他上船,來到米推利尼。我們從那裏開船,次日到了基阿的水域;又次日,靠近撒摩;又次日,到達米利都;因為保羅想盡可能在五旬節趕到耶路撒冷,所以決定越過以弗所,免得在亞西亞省耽延。 

保羅從米利都傳信往以弗所去,請教會的眾長老前來會面。

他們來了,保羅就說:自從我踏足亞西亞省的第一日,你們知道我在你們中間一直如何為人。我全心謙卑、眼中流淚的服事主,又因猶太人的謀害,屢經試煉。 

你們也知道,凡與你們有益的,我沒有一樣不說的。無論在公眾場合,或在各人家中,我都教導你們了。對猶太人和希臘人見證,當悔改歸 神,信靠我主耶穌基督。

現在聖靈催逼我往耶路撒冷去,不知道在那裏將要發生甚麼事;只知道聖靈在各城警告了我,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。

我卻不將自己的性命看為寶貴,只要達成我的任務,完成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責,見證 神恩惠的福音。

現在我知道,我一向在你們中間來往宣講 神的國,以後你們沒有一個會再見到我了。所以我今日向你們宣告,你們中間若有死亡,罪不在我。因為 神所有的旨意,我沒有一樣不傳給你們的。

你們當為自己謹慎,也為全羣謹慎,聖靈已立你們作全羣的監督,牧養 神的教會,就是 神用自己兒子的血所買來的。 我知道我去之後,必有兇惡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,殘害羊羣。就是你們中間,也必有人起來,說歪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。

所以你們要提高警覺,緊記這三年來,我怎樣日以繼夜的流淚勸戒你們各人。如今我把你們交託 神,和他恩惠的道。這道能建立你們,也賜基業給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。

我未曾求過任何人的金、銀,或衣服。我這兩隻手常供給我和同人的需用,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。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,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工作,扶助軟弱的人,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,說:施比受更為有福。

保羅說完了這話,就同眾人跪下禱告。眾人痛哭,擁吻保羅。最使他們傷心的,就是他說「以後不能再見到我了」那句話。於是送他上船去了。

七,保羅上耶路撒冷[徒21:1-40]

我們依依不捨的離別了眾人,就開船直航到哥士;第二天到了羅底,從那裏到帕大喇;我們找到一隻要往腓尼基去的船,就上船起行;望見塞浦路斯,從南邊經過,往敍利亞去。

我們在推羅上岸,因為船要在那裏卸貨。

找着了門徒後,我們在那裏住了七天。他們被聖靈感動,再三勸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。

過了這幾天,我們就起程;他們眾人同妻子兒女送我們到城外。我們跪在海邊禱告後互道珍重;我們上了船,他們就回家去了。 

我們從推羅繼續航程,來到多利買,問那裏的弟兄安後,和他們同住了一天。第二天,我們離開那裏,來到該撒利亞;就進了傳福音的腓利家裏,和他同住;他是那七個執事裏的一個。(他有四個尚未出嫁的女兒,都是說預言的。)

我們在那裏住了幾天,有一個名叫亞迦布的先知從猶太下來。到了我們這裏,就拿保羅的腰帶捆着自己的手腳,說:聖靈說:『猶太人要在耶路撒冷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,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裏。』

我們和當地的人聽見這話,都苦勸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去。21:保羅說:你們為甚麼這樣痛哭,使我心碎呢?我為主耶穌的名,不但被人捆綁,就是死在耶路撒冷,也是甘心的。

保羅既不聽勸,我們便住了口,只說「願主的旨意成就」便了。

過了這些日子,我們預備好上耶路撒冷去。有該撒利亞的幾個門徒和我們同去,帶我們到一個最早期門徒的家裏,叫我們與他同住;他名叫拿孫,是塞浦路斯人。

到了耶路撒冷,弟兄們歡歡喜喜的接待我們。

第二天,保羅同我們去見雅各,長老們都在那裏。保羅問了他們安,便將 神藉他傳教,在外邦人中間所行之事,一一的詳細述說了。

他們聽見,就讚美 神。然後對保羅說:弟兄!你看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,並且都熱心守律法。他們聽見人說,你教導一切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摩西,叫他們不要給孩子行割禮,也不要守我們的習俗。現在他們必聽到你來了,這可怎麼辦呢? 

你就照着我們的話行吧:我們這裏有四個人,都有願在身;你帶他們去,與他們一同行潔淨的禮,替他們繳費,叫他們得以剃頭。這樣,眾人就可知道,先前所聽見你的事都是無中生有;並可知道你自己為人循規蹈矩,遵行律法。

至於信主的外邦人,我們已經寫信擬定,叫他們避開那祭偶像的肉,和血,並勒死的牲畜,與姦淫。

於是,第二天保羅帶着那四個人,與他們一同行了潔淨的禮,進了殿,登記了潔淨的日期,等祭司為他們各人獻祭。

那七日將完,從亞西亞省來的猶太人看見保羅在殿裏,就煽動羣眾下手拿他,喊叫說:以色列人,來幫忙啊!就是這個人在各處教導眾人反對我們的民族,和律法,並這聖所;他又帶着希臘人進內殿,污穢了這聖地!

(這是因他們曾看見以弗所人特羅非摩同保羅在城裏,以為保羅帶他進了內殿。)合城都震動,百姓糾合跑來,拿住保羅,拉他出殿,殿門立刻都關了。他們正想要殺他,有人報告營裏的千夫長說耶路撒冷合城都亂了。

千夫長立刻帶着兵丁和幾個百夫長跑到羣眾所在;他們見了千夫長和兵丁,就止住不打保羅。於是千夫長上前拿住他,吩咐用兩條鐵鍊捆鎖,然後又問他是甚麼人,作了甚麼事。

羣眾中有喊叫這個的,有喊叫那個的;千夫長因為這樣擾攘,得不着實情,就吩咐人將保羅帶進營樓去。到了臺階上,因人羣擠得兇猛,兵丁只得將保羅抬起來。

人羣跟在後面尖叫着說:除掉他!

將要被帶進營樓,保羅對千夫長說:我可以對你說句話嗎?

他說:你懂得希臘話?你莫非是從前作亂,帶領四千刺客往曠野去的那埃及人嗎?

保羅回答說:我是猶太人,生在基利家的大數,是大城的人,請求你准我對百姓說話。

千夫長准了,保羅就站在臺階上,向百姓擺手。他們靜下來後,保羅便用希伯來話對他們說。

八,思考問題

1,保羅蒙召往馬其頓,如何看待此事?

2,先知亞迦布預言保羅在京城被捕,如何看待此事?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w

Connecting to %s